狂恋法老王海报剧照

狂恋法老王更新至13集

狂恋法老王

  • 程启蒙 Anstey  布莱恩娜·伊维根 弗拉迪米尔·布滕科 
  • 杜夫·龙格尔  

  • 泰剧 

    泰国 

    泰语 

  • 2022 

@《狂恋法老王》同主演作品

@《狂恋法老王》相关问题

解读宿世姻缘是什么?

佛教指前世的生死为前生,即宿世;因而,将前世的姻缘,统称宿世姻缘。《法华经·授记品》:“宿世因缘,吾今当说。”同经《化城喻品》还对二乘人说宿世因缘,诱其证悟。唐·姚合《寄主客刘郎中》诗:“汉朝共许贾生贤,迁谪还应是宿缘。”也省作“宿缘”。如南朝宋·何承天《答宗居士书》:“爱欲未除,宿缘是畏。”后来把“宿世因缘”一语的涵义应用到仕途的升迁与儿女之情的恩恩怨怨等方面。如《道山清话》:“彭汝砺久在侍从,晚娶宋氏归,有姿色器资,承顺惟恐不及,后出守九江,病中忽索笔纸,大书云:‘宿世冤家,五年夫妇,从今以往,不打这鼓。’投笔而逝。”



翻译 王之道 惜奴娇

只能帮你找到这些了,不好意思!我国古代词的创作主要起自民间,石孝友这首词仍和民间诗词保持着密切的继承关系,加上词人朴实自然的艺术表现,畅快淋漓地感情抒发,使它更具有民间词的生机和活力。这是一首以独木桥体写的恋情词。全词采用口语,质朴真率。初看起来,似乎是抒情主人公向对方倾诉爱慕之情。照此理解,勉强也说得通,却无多少情趣。试想,如果一方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;另一方沉默无语,洗耳恭听,那还算是什么情人呢?仔细体会,这是一对情侣的相互对话 。其中的“你”,时而是男方的口吻指女方,时而是女方的口吻指男方,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在谈情逗趣。当然,其中省去了不必要的叙述性语言,以适应词调体式的需要。试作如下分解:(男)我已多情 ,更撞著、多情底你。把一心、十分向你。(女)尽他们(旧校谓“尽”字上下少一字。此调他词皆作四字句),劣心肠 、偏有你。共你。风了人,只为个你。(男)宿世冤家,百忙里、方知你。(女)没前程、阿谁似你!(男)坏却才名,到如今、都因你。(女)是你!(潜台词:你自不争气,岂能怪我?)(男)我也没星儿恨你。(星儿:一丁点儿。)从对话看 ,当系男女双方处于热恋阶段的语言。男方显然较为主动,表达恋情的方式也较为直率;女方稍显含蓄,她先不直说,而是绕开一层,从周围环境谈起,顺势表明自己的态度:尽管“他们”如何如何,“她”并不在乎。“尽”、“偏”、“只”三个程度副词充分显示了她坚如磐石、执着追求爱情的决心,从中可窥见其个性的刚毅和果敢 。“劣心肠 、偏有你”的“劣”字 ,有“美好”义 ,是反训词。如张元干《点绛唇》 :“减塑冠儿,宝钗金缕双緌结。怎教宁帖,眼恼儿里劣”,眼恼同眼脑,即眼睛,“劣”是眼中所见女子的美好形象 。此词是说她的美好心灵中,只藏有他一个人。“风了人,只为个你”,“风”同疯,即入魔,入迷;“人”是女子自称 。柳永《锦堂春》:“认得这疏狂意下 ,向人诮譬如闲”,为女子自叹薄情郎视她直似等闲,可证。以“人”字自称,现在口语中还沿用,作“人家”。词的下片,脱口一个“宿世冤家” ,生动贴切。以“冤家”称呼恋人,是民歌中极其常见的一种昵称。“宿世”即前世,说他们的恋爱关系是“前生注定事”,分量更加重 。《蕙风词话》卷二引宋人蒋津《苇航纪谈》云 :“作词者流多用‘冤家’为事。初未知何等语,亦不知所出。后阅《烟花记》,有云:‘冤家之说有六:情深意浓,彼此牵系 ,宁有死耳,不怀异心,所谓冤家者一 。⋯⋯’”爱极而以骂语出之,更见感情的亲密无间。“百忙里、方知你”,语中透露出男子有些装腔作势的神态,一是想讨好对方,说相见恨晚;二是想趁机炫耀一下自己的才能非凡。女方却不买帐,还故意说反话:“没前程、阿谁似你!”男子显然有些尴尬,想挽回面子,并找个台阶下来。不料,急不择言,说出了自己没有取得功名,都因为恋着你的缘故,反被女子抓住了话柄。女子故作娇嗔,男方似乎慌了手脚,连忙表白自己并没有半点怨恨这个。自然,两个又重归于好。这一段小小的对话,饶有风趣,具有戏剧性的效果 ,可令人想见男女双方对话时的情景,具有生动传神的艺术魅力。从词中的对白看,男女双方的地位是平等的,双方情投意合,自由恋爱,不受外界影响,不因利禄移情别恋,生活情味浓郁,也没有什么庸俗低级的东西。从词的结构看,上下片形成了有机的统一,只有感情的绵延发展,没有明确的分段界限。人物的对话与心理发展的进程息息相通,没有任何生硬不适之感,一气呵成,情感自然流注其中。诗中全部采用对话的方式来写 ,《诗经》中早有此例 ,如《齐风·鸡鸣》,四句一章中,两句换一人口气。词人继承了这种独特的表现方式,并从现实生活中吸取艺术营养,使这种表达方式更加完善地运用于词的创作 。在这首词中,人物的语言不仅口语化、生活化,而且个性化,使人物的内心世界充分得以显示;同时,对话本身还有一定的戏剧味,能使读者如闻其声,如见其人,具有强烈的生活气息和民歌风味。明人毛晋跋石孝友《金谷遗音》云 :“余初阅蒋竹山集,至‘人影窗纱’一调,喜谓周秦复生,又恐《白雪》寡和。既更得次仲(石孝友字)《金谷遗音》,如《茶瓶儿》、《惜奴娇》诸篇,轻倩纤艳,不堕‘愿奶奶兰心蕙性’之鄙俚,又不堕‘霓裳缥缈、杂佩珊珊’之叠架 ,方之蒋胜欲(蒋捷,竹山),余未能伯仲也。”“轻倩纤艳”,是就描写男女之间的恋情而言。清新细腻,优美生动,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情感火花加以表现,意新语妙,可为此四字注解。不流于鄙俚薄俗,又不落入叠床架屋,是说其词既无市侩庸俗之气,也没有堆砌的毛病 。总起来说,即:新颖而不陈腐,自然而不生造,通俗而不鄙俚,轻俊而不板滞,正是此词的特色所在。在石孝友《金谷遗音》集中今存《惜奴娇》二首。万树《词律》堆絮园原刻本都收为“又一体 ”(其后恩锡、杜文澜合刻本以“脱误” 、“俚俗”为理由删去)。此首用韵 ,系独木桥体形式之一,全词以一个“你”字通押 。前人连用“你”字的词句亦不少见,如“怨你又恋你、恨你、惜你、毕竟教人怎生是”(黄庭坚《归田乐引》),一般指的总是同一个人,石孝友这首词却能随宜变换,似重复却不单调。本文来自: 八斗诗词大库 poem.8dou.net) 详文参考:http://poem.8dou.net/html/poem/0/poem_4064.shtml

友情链接